“殿下,这不合规矩,您乃皇亲贵胄又是未出阁的女儿家,跪在殿前让外臣瞧见了不知会如何议论呢。”

常盛围着江翎转了七八圈,手上端的热茶冷了三回。

任凭他说的口干舌燥,跪在殿前的江翎依然挺直脊梁,任由衣裙被积雪浸湿,像是一尊纹丝不动的石像。

常盛命人再奉上热茶,弯腰凑到江翎身侧,低声提醒道,“陛下赐婚的圣旨已经发往裴府,如今木已成舟不得不从。您在庄上养了十六年的病,刚回京就得圣上赐婚,这便是天大的喜事,长公主常年被陛下冷落,现下刚有了转机,您当真要惹陛下不快?天子盛怒无人能拦,您还是回府待嫁吧。”

江翎掀了掀眼皮,澄澈的眼眸打量着苦心劝解的常盛,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边勾起一丝讥笑,“公公这话说得轻巧,贵妃娘娘一句话就定了我的婚事,难不成还要我去谢恩吗?”

常盛不敢再多嘴,灰溜溜地行了礼,“老奴罪该万死,不敢再胡诌半句。”

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雪,冷风吹得步摇乱颤,江翎下意识拢了拢衣襟,早知要跪大半日就该披件大氅。

江翎自小就爱打雪仗,从不畏寒,所以她的衣裳都不算厚,被雪打湿的裙摆紧贴着膝盖,冷风一吹愈发冰凉刺骨。

又过了两个时辰,太后身边的嬷嬷奉命来带江翎回府,嬷嬷虽上了年纪却极有耐心,站在江翎身前宽慰道,“殿下,圣旨难违,陛下的脸面无人敢驳,即便是太后亲临也说服不了陛下,我的好姑娘,您就认命吧。”

江翎闻言一怔,冷风吹得她眼眶愈发酸涩,就连太后都劝她嫁去裴家。

挽盈说得对,只要牵扯到朝局利害,皇帝便不会顾及其他,所谓的皇室血脉不过是笼络权臣罢了。

裴家这桩婚事京中人人都垂涎欲滴,裴家祖上是金陵富商,如今垄断南方的大半商铺,揽尽天下钱财,如此殷实的家底人人都惦记。

唯独江翎不愿,裴家的钱财也好,权势也罢,她都不愿沾染分毫。

过了好一会儿,江翎抬手擦去脸颊上的泪痕,淡淡出声,“嬷嬷不必劝了,我意已决,辞盈宁死也不嫁去裴家。”

“......”

嬷嬷盯着眼前倔强的少女,无端想起一个人,当年那人执意嫁去大墚,在雪地里跪了一整日,她也是这副淡漠的神情,仿佛生死置之身外。

这倔强的眼神,执拗的性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没过多久太后就派人来请皇帝,皇帝踏进寿安宫时屏退左右,不出半个时辰就冷着脸走出太后寝殿。

常盛小心翼翼打量着皇帝的脸色,谁又惹主子不高兴了?

皇帝脸色并不算好,他把玩着腕上的佛珠串,耳边一遍遍回响太后说过的话。

“谌儿,你从前最疼阿鸢,那孩子长得跟她真像啊,脾气也是一样执拗,不论你如何憎恨江嵩,阿鸢都回不来了。”

“你知道的,阿鸢连得三子连失三子,她就剩这点血脉,你若是将这孩子逼死了,百年后你如何跟阿鸢交代?”

漫长的回忆戛然而止,浮现在脑海的最后一幕是红衣少女跪在雪地磕头。

“皇兄,臣妹不要皇权富贵也不要嫡公主的封号,我只求皇兄放过二哥。”

“萧芷鸢愿远嫁大墚,以两国和平换二哥平安,哪怕是将他废黜尊号,逐出京都。”

萧谌一想起陈年往事,心脏就隐隐作痛,猛地一颤,他抬手掐了掐眉心,沉声道“去长奉殿,朕倒要看看那丫头究竟想要什么。”

与此同时,谢府也算不上安宁,谢家主君和夫人赵氏候在祖宅前厅,圣上赐婚的消息刚传回府,谢老太太就气得晕了过去。

郎中诊完脉便开了方子,交代老太太年事已高,万不能再动怒伤身了,谢家夫妇自然是谨遵郎中的嘱咐,可谢家老太太是个认死理的,拄着拐杖就要进宫面圣。

“老身今日就豁出来脸,进宫去问问圣上,他这般不顾死活把辞盈丫头送去金陵,河东裴家到底给了多少银子。”

谢暨连忙上前去扶老太太,母亲的话听得他眼前一黑,敢编排当今圣上有几人?即便母亲跟太后交好也要谨言,毕竟皇帝并非太后所出。

想到这里,谢暨抬手示意屋里伺候的人退下,压低声音道,“母亲,您慎言,那可是当今陛下,郎中交代了让您静养,您这又要做什么?”

“昨日我跟临熙说好了,等开春就给昱儿、辞盈定亲,可陛下一道圣旨就断了我这老太婆的念想。”

谢家老太太靠在榻上直叹气,一旁的赵氏给谢暨使了个眼色,谢暨便端了热茶奉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接过茶盏抿了几口。

一想到她稀罕的辞盈丫头要嫁给别人做媳妇,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手里的佛珠都险些被扯断。

谢暨只见过萧辞盈两次,印象并不算深刻,姑娘年纪虽小却很讨老太太和赵氏欢心,二人都认定萧辞盈是自家儿媳,到头来竟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终究是圣上的决定,身为臣子不能忤逆上意,更不能仗着兵权在朝中肆意妄为,这便是为臣之道。

“母亲,太后就算有意将郡主嫁到咱们家,圣旨已经到了裴家,如今木已成舟,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赵氏见老太太脸色愈发阴沉,心道不妙,自家婆婆的性子她最是清楚不过,她连忙端着芙蓉糕上前打断谢暨的话,温声道“母亲,昱儿知道您爱吃甜的,大清早就去了南街,差人送回来的时候还是热腾腾的呢。”

“谢暨,你瞧瞧阿姝多讨人稀罕,你尽会说不中听的话气我,要是你父亲还在,定要家法处置你这逆子。”

老太太狠狠剜了眼自家儿子,拿起芙蓉糕尝了味道,赵氏一提醒倒令她想起谢昱那浑小子不在府上,“昱儿呢?怎么不见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南山小说【nansh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一杯鸩酒上青天》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