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猛小钢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南山小说nanshan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陈陆仁的蜕变也进行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那折射出来的漫天庆云迅速收拢,在头顶之上开始凝聚道则之花。

这一刻,几乎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道则之花,也可以称之为大罗道果。

是所有能够达到先天圣灵,或者先天灵根化形时呈现出来的异象。

在荒古世界之中。

化形即大罗者,虽然都可称之为先天圣灵。

但此等跟脚也有高下之分。

这与得到的世界源头的传承有极大的关联。

就如同太上,太初,太始这三个家伙。

祂们号称荒古正统,得到的是最初的那道本源源头一分为三所化。

因此,化形大罗之际,所凝聚出来的道则之花却是直接达到了九品层次。

此乃天地可承受的极限。

花开九品,当有不朽之姿。

当然...想要证道不朽,自然不能单凭道则之花的潜力来判定。

这只能算是有了不朽之命,证道之命而已。

而想要踏入不朽,这证道之命跟证道之运却是缺一不可的。

事实上。

这与民间传说的证道成圣说法其实是一样的。

红云就是有证道命格,但却缺少了证道之运,这才导致了被人算计,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至于地仙之祖,则有着证道之运。

二人宿命互补,若是一直在一起的话,红云自然不可能陨落的。

但偏偏被天道欺骗了,布下大局窃取了祂的命格。

虽然这只是民间传说。

但在陈陆仁眼中,却可以直接带入到真正的神话之中。

因此,花开九品道则,在那个时代其实是有资格角逐一下证道不朽的。

至少,那个时代第一梯队的大能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争夺天道一缕本源的事情发生了。

也就是说。

此番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花开九品道则的潜力。

而陈陆仁的这场蜕变在大家眼中,一开始也只是将其当做花开九品之姿。

虽然蜕变之际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不朽阶才有的诸天庆云异象,让大家都为之震惊。

但转念一想,却都认为陈陆仁是异类,是与当初挑起龙凤麒麟大战的存在差不多一样。

不过,当陈陆仁开始凝聚道则之花的那一刻,在场所有人脸上的神色都变得复杂了起来。

因为...那诸天庆云收束后出现的动静太大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三国之无限召唤》《最强生化体》《长生九万年》《我,天龙人!》《全家穿越就流放,搬空侯府一路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