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欸你……”

没料到她会突然哭,黎熄垂在身侧的手指蜷缩了下,很快,他从兜里拿出抽纸拆开递给她。

她哭也是没有声音的,只是流着眼泪,嘴唇抿着。

她睁着眼睛,眼泪不停从眼眶流下来。

她什么话都没说,黎熄却好像看懂了,没有询问原因,只是递给她纸巾让她自己自己擦眼泪。

苏涟捏着纸巾擦眼泪,动作很轻柔,她连流眼泪都是静默且漂亮的,像是一场表演,这是长期严苛教导规制下形成的习惯。黑白默片播放着她的动作,明明什么声音都没有,她的情绪已经传递给了观众。

而站在她面前的观众只有一个人——黎熄。

她不像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黎熄淡淡想。

她像是只有文艺片里才会存在的人,很悬浮,充满了神秘和苦涩,从出现的那一刻就带着所有被误解的标签。

她只能适应这些标签生存,从不辩解,也不具有辩解的能力。

白炽灯很亮,照在两个人身上却没有暖意,反倒有些煞气。

楼道只有闹钟的咔哒声,这会儿也没人出来,黎熄靠在墙边一边看着她擦眼泪,一边低着头给贺远朝发消息。

贺远朝那群人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精力旺盛到他都怕了。

今天又喊他出去通宵,尤其是知道了他这次考了年级第一之后,非觉得被他骗了,一定要叫他出去打一夜游戏才能一笑泯恩仇。

“你今天必须来!不然我在你家楼下喊也要把你喊下来!”

贺远朝的声音从手机听筒传出,压下去了闹钟的声音。

苏涟带着哭腔发声:“你要走吗?”

“没事儿,你哭完了?”黎熄收了手机问。

苏涟点头,一动不动地站着。

“你还要站多久啊?”

苏涟看向放在门角的闹钟,正在“嗒嗒”走着,“还有四十七分钟。”

黎熄也看向闹钟,“这个闹钟是给你计时的?”

他还以为是要扔的垃圾,这玩意有点太吵了。但……居然还有时间限制,她这明显不是怕回家,是罚站吧。

苏涟点头。

“你一共要站多长时间?”

“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从他们放学走回家到现在也才半个小时多一点。

黎熄问:“你经常这样吗?”

苏涟摇头,“没有经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伪装学渣》《美丽新世界》【万古小说】《恶毒女配养娃记[穿书]》《吾妻体弱多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