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南山小说】地址:nanshanxs.com

自古民间传说淮海市的地邪。西楚霸主项羽都淮海,不过四年即由鼎盛而衰亡。

淮海的官场也邪乎的厉害,余明任省农业厅厅长兼党委书记的任命书早下来了,人还没到中山门,那边淮海市的二把手朱士言已经早他一步,赴省城上任副省长。

朱士言走的很快,跟他来时一样。

当然人们是在江南卫视上看新闻时,才发现朱市长变成了朱省长。惊的人直掉下巴。

燕过留声,人走留声。

朱士言的口碑还不错,至少他没有折腾老百姓。

有人褒,就有人贬。坊间传闻朱士言本不该升的这么快,因搭上了艾镇的农改的春风才扬帆起航。

谁人背后无人说,功过任人评说去吧。

在白海涛办公室,余明接过一支小贡烟点了。

“士言食言,说要在淮海市大干两三年的,一转眼就跑了。”

“呵呵,他啊,窗间过马。”

白海涛并不愿意多谈朱士言,转身给余明倒了一杯茶。

“喝茶,马陵岩茶以后你怕是不容易喝到了。”

“习惯了喝北方茶,南方茶怕是喝不惯哦。”

“哈哈哈,以后我去省城开会会给你捎几盒去的。方便么,今晚给你摆个送行宴。”

“那得好好喝一场。”

“叫上田亮亮一起,这个可怜的人还在水库边苦等朱士言的命令,市长让他年也不过,也要把市政府选址地块上的村子拆出来。大过节的拆村子,我都提心吊胆。”

淮海鲜羊坊。白海涛、余明和田亮亮三个人找了一个小包间,老板和田亮亮很熟。

“老弟,来了,今天怎么吃?”

“特色菜尽管上,五六个菜就行。”

“好嘞。”

老板安排了七个菜,酱牛肉、素拼、孜然羊排、蘸羊肉、鱼羊藏方、脱骨泥鳅、地锅鸡。

白海涛掏出两瓶山西汾酒。

“今晚给余明践行,大家不醉不归。”

酒逢知己千杯少,三杯酒一下肚,余明的话就多起来了。

“我在淮海市干了十五年,从毛头小伙到人到中年,最美好的时光都在这座城消磨光了。”

白海涛嘿嘿大笑。

“嘿嘿,你把青春献给了淮海。当年要不是碰到了兴邦,你可能还在清水衙门喝茶看报。”

“可不是咋的?人有时候还是靠运气二字。没有伯乐,千里马照样得在马槽里吃隔夜草。

被选为秘书是我仕途的起点,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在地方志办差点成神经病,对着故纸堆发呆是我一辈子的噩梦。

我这个人就是不甘平庸,宁愿轰轰烈烈的去战,去败,遍体鳞伤,也不愿意躺平,天天喝茶看报对于我来说比无期徒刑还煎熬。”

“其实我们都是一类人,都是为了心中的那个梦,因各种机缘巧合而走到一起。有人说我们是泇水帮,这实在是居心叵测。”

“说你是泇水帮你就是啦?!我是问心无愧。”

田亮亮猛烈地喝酒。他这几天压力比在艾镇还大。

“大雪天,年关,让我去水库边的几个村子让老百姓连夜搬家,没有朱士言在后面顶着,我十个田亮亮的魄力也不敢办呐。”

余明笑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