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小说【nansh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们不会比今天更年轻了》最新章节。

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的幻想。对不起,是我过分了。

———y的心事簿

陈裳彼时并不知道李隅来找过她。

在她待的那家酒吧,他联系了潇蓓儿,到场的时候,只是陈裳人已经走了。

他有点担心她,大晚上打车过来,前台服务员却告诉他,人不久前就离开了。

李隅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他打破了他们之间的规则,所以她是要彻底离开了吗?可是转一想到,他们从来都算不上开始过。而是他此刻关心过头了而已。

年少早期喜欢,往后一发不可控制,二十岁再遇见,却是这样的开场。他这一生,第一次爱一个姑娘,太失败了,整颗心被蹂躏到发痛。环境使人沉沦,李隅找服务员点了酒,迫切地想要喝点什么,他不常来这种地方,并不能很快融入到这种氛围里。

彩色光扑朔,半明半暗,他气质干净疏离,完全像个另类,吸引了不少女人频频偷看的目光,一旁有个露肩美女踩着高跟鞋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帅哥,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李隅并未说话,他现在心情差极了,一句话也不想开口。女生等了几分钟,见实在没意思走开了。酒能麻痹神经,但他不喜欢,他意识到不喜欢这个样子。明明自己还是一个感觉糟糕透的人,在看到旁边一桌独自拿着酒瓶痛哭猛灌的大叔,还是走过去,将瓶子夺了下来。

“为什么不让我喝!为什么不让我喝!……”

“这位是你的紧急联系人么?我打电话给他了,早点回去吧。”

世间有人欢乐,有人痛苦,单单就这个小小的地方就如此,成年人有成年人的脆弱,只是他们的脆弱各不一样而已。

李隅结了这两桌的单,他给潇蓓儿发消息:“麻烦别跟她提起我去找她的事,谢谢。”

陈裳回了楚城那边赵斯年留下的房子。

她今晚提前回去了,并不想多留。很奇怪,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脑海里频频出现那个男生的影子,明明相处才两个多月,这是她第二次感觉他们认识真的很久了,可能是住在一起经常见面的缘故。初次租房里见面,男生惊慌的窘迫;听那么无趣的一个人有味的讲文物;醉酒呢喃,冰箱里常备的新鲜草莓;客厅里默默插上她喜欢的鲜花;下意识为她挡的酒瓶;发烧时黑夜里看到的一束光亮;深夜的动画烧烤安慰。原来,已经有这么多回忆。

她入局了,她并不知道。

陈裳逼迫自己清醒,但她必须得承认她对李隅存在着一点不同的情感,很小很小,是她在闭眼想到那晚那个说“但这个未来我想跟我爱的人一起”时告诉自己,你得认清现实,还有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感情总是很复杂的,没有谁能够持久不变,而她现在有一点习惯他的存在也再正常不过,这并不足以让她产生动摇。

在她心里,李隅是幼稚的,他才和她认识了多久?冲动上头了而已。

她得把他们的关系回归到原位,而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她想离开楚城,那一点点生起堆积的悸动埋在她心里,让她并不喜欢。

樊拾锦的电话是她决定走的另一个契机。

“明天一起吃顿饭,地点我会到时候会发你。”

“明天来这边?需要我给您安排住的地点吗?”陈裳问她。

“不必,只是临时路过,想来看看。”

陈裳察觉到她的语气并不好,想比以前更甚,她说只是路过,这里面可信度到底多少并不为人所知。

她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这件事,这十几年里,樊拾锦明里暗示的已经够多了。

她为了这件事,专门跑来一趟楚城,陈裳心里甚至觉得有些好笑又为自己感到悲凉。

“您还记得我们之间的赌约么?”陈裳问了这一句话,那是高二时她们之间定下的,起初樊拾锦只以为她是孩子气,心气傲,坚持不了多久,她得到自由,她不再用她那套枷锁强加管束她,就看着她跳梁小丑似的折腾。这么多年,陈裳一步步向她证实了她是认真的,且她做到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这个明星画风不对》《邪少药王》《斗罗之暗金斗罗》《抗日之铁血远征军》《诸天影视流浪

天才一秒记住【南山小说】地址:nanshan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