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狗血文里做返聘老师[快穿]》转载请注明来源:南山小说nanshanxs.com

16

关雎殿。

林星洗漱完毕,穿着中衣,跑进寝殿。

床榻边烛火幽幽,谢明月披散着头发,穿着同样的中衣,正靠在软枕上看书。

和之前的许多个夜晚一样,丝竹管弦、嬉笑劝酒的声音,隔着厚厚的宫墙,仍旧准准地传到关雎殿里。

林星回头看了一眼,嘟囔道:“讨厌死了,今晚又睡不了了。”

谢明月收了收脚,让他上来:“睡不着的话,我陪你说说话。”

“嗯……”

他话音未落,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林星愣了一下,随后眼睛一亮,惊喜道:“没声了!快睡觉,快睡觉!”

他欢天喜地地爬到床铺里面,一拽被子,直接钻了进去。

谢明月同样愣了一会儿。

不应该啊,萧长旭这阵子志得意满,日日纵酒高歌到深夜,今夜怎么这么早就不折腾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他的心头。

林星浑然不觉,睁开眼睛:“明月,赶紧睡吧。”

谢明月帮他掖好被子:“你先睡,我再看一会儿书。”

“好。”林星闭上眼睛,开始酝酿睡意。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林星道:“这都半个多月了,岐王尸首也送回来了,也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快了。”谢明月隔着被子,拍拍他的心口,跟哄小孩子睡觉似的,“从京城去岐山,用不了几天,虽然岐王已死,但是老师也可以打着为岐王报仇的旗号,收拢岐王的人马。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很快就会回来了。”

林星挥舞着拳头:“要是这样就最好了,老师跟神仙一样,从天而降,带着人把萧长旭叮当一顿乱揍,想想就解气。”

谢明月笑了笑:“嗯。”

林星拽着被子,闭上眼睛,一脸满足:“决定了,今晚就做这个美梦。”

没多久,林星就睡着了。

谢明月收回手,握着书册,把纸张都揉皱了。

他看不进去,却也不敢睡。

外面一片寂静,只有细细碎碎的风声与春日渐渐复苏的虫鸣声传来。

就在谢明月垂着眼睛,即将睡着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声——

“参见陛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南心北往,总裁的隐婚妻》【笔墨阁】《诸天:武林神话从辟邪开始》《农女倾城》《持空间!御神兽!毒妇暴富爽翻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