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南山小说】地址:nanshanxs.com

第二十二章

果然,很快宫里就开始有了影影绰绰的流言,太后娘娘宫里的大太监李修被抓进慎刑司,是因为诚王府。

没有人知道这流言是怎么开始的,但宫里的流言向来都传的很快,宫里的嫔妃很多,伺候她们的人更多,有些人是先帝的嫔妃,进宫一辈子,没见过皇帝几回,现在更没有任何指望,每日里长天白日的,除了相近的走动闲聊,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了。

而寿康宫的那位,或许算是她们曾经的敌人,更是最后的胜利者,现在又是她们剩下的生命的主宰,她宫里的八卦,谈起来大概就更有兴致些。

这流言传来传去,就难免会逐渐离谱,连诚王太妃跟贵妃娘娘有旧怨,所以才买通李修害贵妃的流言都有了,说起来还很能自圆其说,要不是这样,李修怎么会被抓呢?

甚至是皇后娘娘被诬陷的事儿,都有人再拿出来说了。

苏棠听了好几个版本,听的直乐。

寿康宫里的夏晴却是冷笑一声。

她自那日回宫就病了,至今还没痊愈,这还真不止是心病,她本就是那种仙女般的模样儿,身形袅娜,略有不足,往年里春夏之交就容易犯时气,这一回受了这么大打击,而且还是又羞又恼,病就比以往来的厉害。

这会儿还在咳嗽。

但苏棠跟她说的话,真是让她差点连病都忘记了。

苏棠说:“你只管想一想,你是怎么遇到那个人的。”

她还说:“诚王太妃那个人,向来是最会算计的。不是我说,你去打听打听,当年多少人家望着那个太子妃位呢?她算的什么,汾阳侯府,从国公府降等下来,连帝都宅子都卖了,一家子搬去洛阳的。当年她娘带着她回帝都来,才一年,就成了太子妃,连出嫁都还是从魏国公府出嫁的。”

“你想想,你经得起她盘算?”苏棠说:“我就瞧不上他们那百般盘算的样子,他们有那心,为什么不正儿八经托人来问太后?诚王身份也不寒碜啊,偏要收买个太监,鬼鬼祟祟的敲边鼓,无非就是怕太后疑心,先把自己摘出去。可是结亲而已,太后疑心什么呢?当然是他们心中有鬼,总是在算计些什么。”

“既是算计,哪有这样轻易放过的。”苏棠这起承转合说的流畅的很,虽然没有丝毫证据,可听起来就像是有理有据的:“我当时听到这事儿都疑心,别说你,就是我这样的,等闲也遇不到那种人啊,这一回的事,没人在后头安排,谁信啊?”

就是这种时候,夏晴还是挣扎着说了一句:“不是,你其实也挺好的。”

苏棠一笑,昌宁长公主在一边儿早听的目瞪口呆了,夏晴更是遍体身寒,她本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虽说见识过一些,却也只不过见过些大概,更没有谁这样跟她说过。

叫苏棠一说,有些从来没有去想过的事情,果然不由的就叫她起了疑心了。

而且这样的疑心,既然有了,就会在心中生了根,再也去不掉。而且越想就越觉得怀疑,或许有些纯粹是巧合的东西,也会叫人忍不住的怀疑。

当然,一旦开始是怀疑,就难免的对那诚王府有了恨意。

这一次的事情,是她十几年生命里至大的打击,痛苦的甚至叫她都不敢回想知道真相的那个时候,有时候不小心想到一点儿,那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如今既然有了可以恨的对象了,那自己想死的心,就成了想要他们死的心了。

夏晴这种心,让苏棠很满意,这帝都的贵女们,别看平日里娇娇弱弱的,似乎很好欺负的样子,真要动手,也肯心狠手辣。看来夏晴也不全是被气死的,多半是本身也弱。当然,活的舒心点,想必也能活的久点。

昌宁长公主出了门儿才说:“这事儿真挺让人怀疑的,许游那样的人,要不是有人安排,一辈子也凑不到夏晴跟前去。只可惜没有凭据。”

苏棠笑道:“有凭据就抓人了,还怀疑什么呢!”

“有道理!”昌宁长公主笑:“以前我还不知道,如今听你这么一说,我对那位诚王太妃还挺好奇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甜美人》转载请注明来源:南山小说nanshan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