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南山小说】地址:nanshanxs.com

“老薛,那个黑衣人行事太凶残了,他如果落在我的手里,我要把他十个手指头全敲碎,把他生吞活剥了!”

孙若薇恶狠狠地说。她忘不了那个血腥的场面,那种恐惧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她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老薛,你原来是姓罗呀?”孙若薇想起那天黑衣人的问话,她心想薛神医难道真的是冒充他人,在长乐初次遇到他时,孙若薇觉得他就是一个跑江湖的游医,骗骗人,混口饭吃而已。

“罗?”薛神医轻声说,他的语气平缓,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孙若薇知道他现在心中一定是愤怒和痛苦的,但这些情绪会牵扯到脸部表情,所以他尽量保持平静。

“不,我就姓薛,给他说姓罗不过是权宜之计,骗骗他罢了。他对我……就是薛神医是带着浓浓的杀意在问,如果我承认我姓薛,他当场就会杀掉我。不过,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想杀我?”薛神医的右手已经完全废了,他对孙若薇说:“但是我现在不愿死,也不能死。我得搞明白,他,一个与我素不相识,无怨无仇的人为什么要杀我?而且,少主,我们现在还没有救出来,我可不能死了。”薛神医说到这,停顿了一下问道:“小薇薇,我问你一个问题,在死亡和磨难面前,你选择什么?”

“切,我当然选择磨难了。”孙若薇说:“活着是前提,只要活着,我就会去完成我想要干的事。死了,一切都是白搭。”

薛神医带着赞许的目光看着孙若薇说:“所以我们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要想法子活下去。”

孙若薇在想那个黑衣人为什么会撕掉薛神医的半张脸皮,他难道认为薛神医是易了容的。这人应该是在很多年前见过薛神医,但印象不深刻,又加上随着岁月的流逝,薛神医的面容有了变化,那他为什么要杀薛神医呢?她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老薛,你好好想想这辈子有没有结过什么深仇大恨的人?”

薛神医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孙若薇知道,他肯定在心里过滤这些年认识的人和事来。

“孙姑娘,都怨我。”石动地站在孙若薇和薛神医跟前,带着满脸的愧疚。他看到薛神医脸上和手上都裹着布条。

石惊天也在一旁埋怨不停:“都怨你,你怎么不长脑子,简直就是一头猪,一头笨猪。”石惊天说着抬起脚就给了他屁股一下,石动地被踢疼了,不服气,想冲过去踢石惊天。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我不怪你们。”薛神医说。

原来石家兄弟带着薛神医的药,他们计划是把药下在水缸里,而且用量薛神医已经给他们讲明白了。

也该那天出事!那天早上,石动地去倒粪桶,正好在门口遇到了葛世勇,那葛世勇见石动地长相有些奇怪,就用脚踢了他一下说:“你这个大猴子,来来来,给我爬个房顶试试。”石动地被踢了一脚心中很不爽,又被叫为大猴子,这下子就一肚子气了。他在收拾粪桶时就故意撞了葛世勇一下,桶里的秽物溅了一点在地上。葛世勇本来就是一个凶狠残暴的人,他一把揪着石动地的头发,顺手就给了石动地几个大耳光,石动地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那个葛世勇还十分过分,非要让石动地舔干净地上的秽物。后来在余大奎的劝说下,葛世勇才骂骂咧咧地作罢,不过他扔下一句话:“你这个傻子,我找时间再收拾你。”

“这个葛世勇着实可恶,他就应该全身血管爆裂而死。”薛神医对石动地说:“你做得对,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他安慰着石动地。

经过这件事后,石动地决定给葛世勇一些颜色看。他找了个机会在葛世勇的酒壶里下了药,他边下药边说:“我弄死你。”石惊天在一旁说:“你别下太多,薛神医说一丁点儿就可以了。”

石家兄弟不知道葛世勇就是每天陪着冬雪去见万北林的那名侍卫。

葛世勇的突然生病让人感觉奇怪,那个蒙面黑衣人亲自去看了他,并给他把了脉,他一把脉就知道葛世勇是中毒了。他又找余大奎来了解情况,余大奎就把当时找薛神医给葛世勇看病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夸赞了薛神医是妙手回春,医术了得,简单两颗药丸就把葛世勇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的这些叙述令那黑衣人对薛神医生出怀疑来,就命人把薛神医抓了去,严刑逼问。

“薛神医,都怪我,是我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我真是傻。”石动地用手扇着自己的耳光。

薛神医用左手拉住石动地,说:“算了算了。”

石惊天告诉孙若薇和薛神医,他们还是在继续下毒,只不过是分批次少量而已,同时不能让其他人起疑心,石家兄弟也分别吃了点下去,他们也和北院的侍卫一样生了一场病,只不过他们症状轻,小病而已。孙若薇心想,这两个家伙看似粗鲁无知,其实心里通明得很。

石家兄弟还说杜风把这件事报告了朝廷,听说已经派了御医来北院诊治。

孙若薇心想,要再次混进北院就要另想他法了。

院宇深,夜风凉,一灯孤影伴我旁。”孙若薇有些睡不着。她向窗外望去,一轮圆月亮在天上,旁边绕着几朵灰白色的云,几颗星星散落在天幕,像小眼睛一眨一眨的,颗颗都引人注目。

“不眠之夜,揽星光月色入怀,挥笔洒墨成诗。”孙若薇在嘴里百无聊赖地念着。正念着,她看见从院墙外飘进一条黑影。

那黑影飘飘乎乎的,孙若薇一个激灵,她想起了多年前在洪康被黑衣人劫持的场景来,那天晚上与今晚有些相似。她一闪身躲在了门后,悄悄地转动手上的两只戒指。

“哼!”她心说:“我才不会象洪康当年被他打晕。今晚我让他好看。”

她屏住呼吸静静地等着,却没有等来预想中来人的破门或破窗而入。

她看见窗户上映出一个影子来,那人用手在窗上轻轻叩击了三下,一个声音传来:“孙姑娘。”

来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孙若薇听出那人的声音来。

“小方,你怎么找到了这里?”

一身黑衣的方恒泰走了进来:“惊天和动地说你要进北院,我现在来带你去。”

“可是我不会轻功,怎么能进去?”

“有我呢。”

方恒泰和孙若薇来到小院外,她看见不远处有两匹马。

“上马。”他二人不久之后就来到了北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从机械猎人开始》《大道神主》《你好啊!2010》【新棉花糖小说网

《天上明月之过千山》转载请注明来源:南山小说nanshan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