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插叙于上章结束,时间线正常,接上1-4章的剧情。)

宣德二十五年。

在青黛的追问之下,江绾绾难得回忆起了三年前与亡夫相遇的这段尘封已久往事,万千心绪不能释怀,既是对玹澈的也是对自己的。

这段富贵也仅仅维持三载,就被朱镇拿着敕令一脚踹开,宣告她:她的夫君玹澈在今年春闱之中科举舞弊已被大理寺问斩,而玹府一切钱财,

青黛不禁感慨二人的过往,又问道今后打算:“夫人,如今郎君科举舞弊被问斩,玹府被抄,就连朱镇这厮也魂归黄泉,我们还能依仗谁呢?”

“我们今后,又该咋办?”

前路茫然,两兜空空,又要过着从前四处乞讨的生活,一切希冀再度尘封,再无出路。她思绪再三,说道:“事已至此,还是给玹澈上柱香吧,让他亡魂得以安息。”

江绾绾难得换了身丧服,头系白带,白衣飘飘站在时韫坟前,发丝微微如垂柳。

家底被抄,玹府烧为灰烬,没能留住玹澈最后的尸骨,也没银两替他寻个好坟墓,只能用乱石在山头随意起了个地,东能面海,背有绿荫覆盖,也算是个山灵水秀的好地方。

眼前,石碑上的字迹依稀可见。

洛城,玹澈。

她对玹澈仍心中有愧。

一壶酒水浇在石碑之上:“我终究与郎君是经过三媒九聘的夫妻,受了郎君的恩惠,在临湘过了三年快活日子。”

她轻叹一声,倚在石碑旁,饮下为数不多的酒水,酒过三巡,心头不知缠绕了何种思绪,接着哀叹几声:“如今说这些也完了,郎君在泉下喝了这断头酒就安心离去吧,来世不要再参加科举,也不要再遇到一个名叫江绾绾的女子了。”

寒暄尽,暮色渐晚,寒鸦夜啼。

夜风已起,江绾绾不免觉得有些冷意,拢紧了身上的烟帛,风吹卷落枯叶,那片落叶晃过视线,她好像见到了玹澈正在站在她的对面...

依旧玉面如冠、儒雅随和,当他凝望过来的时候,江绾绾不知为何心下竟漏了一拍。

忽尔,周遭之景淡去,而玹澈提着狼毫在寒窗伏案写字,读书声郎朗,忽而瞥见了正在远处窥探的江绾绾,搁下笔墨,问道:“夫人可曾听过,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

江绾绾答不出,他又接道:“夫人也觉得为涉汲取是假手作弊之人,是不是?”

“当然不是,你曾与我说:言不信者行不果,可见夫君为人。”

下一瞬,玹澈变了神色,是她从未见过的凶蛮。

“既然信我,那你为何不替我鸣冤?”

玹澈步步紧逼,威严直视:“若你不是听了你的卜卦,我不会执意上京赶考,也就不会招此杀身之祸。”

他伸手掐住江绾绾的脖颈,双眼滚出猩红腐烂的血:“我不冤官场浮沉,阴谋算计,我恨的是你,江绾绾!我本是清正之人,如今魂下地狱,还要背上科举舞弊的罪名!”

这玹澈是铁了心要与自己同归于尽,江绾绾气若游丝,意识殆尽之时,她似乎听到他低伏在自己耳边啜泣:“若我的中第是串通主司的一场舞弊,那我寒窗苦读十载又算的上什么?此生意义又有何在?岂不是一场笑话?”

是啊...

她和玹澈本是一类人,图志入仕报效大周的玹澈是个笑话,一生颠沛流离、卑微如蝼蚁的自己也是个笑话...

眼底的希冀一点点淡去,寥若游丝。

天刚刚朦亮之时,江绾绾从床榻之上惊醒惊恐未定,汗水早已浸湿大半被褥,素手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滑润如玉,一切安然。

只因白日去祭奠了玹澈,夜里就梦到了他?

明知是梦,可她迟迟未从那场梦境中抽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大宋好相公》《老鼠嫌弃家里穷,从古代盗来金条》《全民创世:我打造怪谈世界》《我在乱世娶妻长生》《关于我无意间把妹妹养成废人这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