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境里的生活,确实是如她想的那般安稳宁静,尽管这里的时间流逝得很快,但她一点都不在意,还是享受着这难得的幸福。

一方水上高台,她坐于其中,周边垂下的纱帐将她与外界景色隔绝。

顾清疏跪坐在蒲团上,支着头看书。水亭外陆清景带着曼曼坐在岸边钓鱼,叶清丞则在一旁为他们切着水果。

耳边仍然是悠扬婉转的琴音,她嗅着空气中淡淡的清甜,视线落在远处。

那是一棵参天大树,粗壮的枝桠破开翠绿树叶直伸到水面之上十几尺,两根麻绳从树枝上垂下,连接着一块长木板,制成了一个简易的秋千。

这地方还有秋千,真是有趣。

她只是多看了几眼便收回了视线,目光落在岸边悠闲地三人身上,露出一抹微笑,如春风一般。

她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泠泠……”

一道空灵的声音越过长空,在她耳畔回响,那声音听起来没有过多情绪,但她又能感受到其中的一丝柔情。

像是无情之人发自内心的温柔,那是身体本能地爱。

顾清疏环顾一圈,此地乃空山灵池,周遭绿树成荫,池水清清,在这里的只有他们四人,并无其他人。

她站起身拨开纱帐朝陆清景他们走去,每走一步都感觉心中空落落的。

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

“怎么了?”叶清丞见她好像有什么事,便先开口问道。

顾清疏又看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其他人,便问他们。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面前的三个人都摇着头。

她也纳了闷了。

方才她分明听到了有人在说话,怎么师兄他们没听见呢?

曼曼见她眉宇中透露的疑惑,问:“是什么声音?”

“好像是在念一个名字。”

这下他们确定了,自己确实没有听见。

“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出现幻觉了?”陆清景观察着她的脸色,半晌才开口。

她摇头,确定方才的声音不是幻觉,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那个说话的人是只想让她听到。

在她垂眸沉思时,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泠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万界小说网】【笔记阁】《金玉王朝》【废土小说网】《灵境行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