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小说【nansh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贵妃作天作地》最新章节。

看着挺瘦一人,怎么死沉死沉的,江颂宜推也推不开,索性放弃了,麻木着一张脸。

“到底喝了多少呀,醉成这样。”

她拍了拍他的脑袋。

“你还能认得出来我是谁吗?”

“……颂颂,你是颂颂。”闻人清睁开一道眼缝,凭本能地回应道。

江颂宜听着觉得不舒服,“颂什么颂,不许你喊。”

闻人清听了不高兴,把头抬起来,扶着门框往内室走,江颂宜肩上一轻,揉了揉被他枕过的地方,低头望见地上的酒壶,摔得四分五裂的。

成芸心说听见东西打碎的声音,应该就是这个了。

闻人清走得磕磕绊绊,江颂宜怕他摔了,到时候摔在瓷片上,他现在身份今非昔比,万一伤着了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事。忙不迭上前扶住他。

闻人清见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乐了。

江颂宜:“……不准笑,难看。”

闻人清听了赌气般张开双臂,把人往腋下一夹,江颂宜哼哼了两声,脸都燥红了。

“口是心非,你明明就关心我,不然不会来看我……”闻人清喝多了,说话的时候大着舌头,听着有点好笑。

江颂宜把人扶到床上,像条泥鳅似的滑走了,往后退了退,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我才没有,是──”成女官催她她才来的。

嘴巴忽然被捂住,什么话都讲不出来。

闻人清用大手牢牢捂住她的嘴,额头贴着她的额头,垂着眼,眼神湿漉漉的,语气听起来无助又可怜。

“我都知道,我都懂,但求你不要讲出来。

这样我就可以假装,假装有人在关心我。”

江颂宜觑着他的脸色,说话一套一套的,真醉假醉呀?

闻人清一脸失落地跌坐回床上,捞起地上的酒壶,抱在怀里,灌了两口,酒水从唇角溢出,打湿了衣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