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小说【nansh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请问,你是我男友么[全息]》最新章节。

温俞俞很快就传送到了司柠身旁。

“看来是照着你工作间做的,还挺像。”温俞俞打量了一下周围,扫了贺洵一眼当作打招呼,“想起来什么没有。”

“想起来了,说是要帮我找个男朋友。”司柠没好气地回道。

噗,温俞俞歪了歪身子看向贺洵眼里带着惊奇,“我怎么觉得他有些躲着我啊。”

何止是你躲着你啊,司柠心说。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还是其他的东西,贺洵这几天有些黏人。

具体表现在司柠出去收拾玩家的时候,贺洵要看着。她弄房间建设的时候,贺洵会在旁边。就连幸运兔毛回来打招呼的时候,也在一旁。

可以说贺洵就没离开过她十步之内。

之前司柠以为是贺洵心里不安,现在她突然发觉,有可能贺洵本质就很黏人。

不过以前的时候不明显,最多是休息的时候往她这里跑,谁都以为是贺洵不喜欢贺家的环境。

现在想想,怕不是举着明显的大旗好黏在她身边。

“怎么有时间进来了?”司柠任由贺洵悄悄挪了半个身子去自己身后,看了看外面的玩家自嘲道:“我这从人山人海,变成尸山血海了。”

温俞俞看着找到合适地方就自断的玩家,被这奇怪的纪律性给震撼了一小下。

好在玩家已经默认了司柠划的范围,最多死在栅栏旁边,不会越过栅栏一步。

“外面现在僵持住了,不过对你来说是好事。”温俞俞查看了一下两人共享血线的道具,对于这种神奇的用法表达了赞赏。

“哦对了。你发我的邮件我看了,谢谢。”

司柠从桌子上下来抱了抱这个好久没真的见面的闺蜜,没说什么道谢的话,她俩的关系犯不上这么矫情。

“这个笼子不会再变小吧。”司柠每天看着巨大的牢笼都有些忧心,生怕哪天突然变小了贺洵又要被铁链锁着电击。

对这事温俞俞很有信心,“这你放心,我让人把牢笼的程序删了大部分,现在就剩个贴图了。”

“不过看贺家这殊死一搏的架势。”温俞俞微微摇了摇头,“这事不好解决。”

就算找到了证据,游戏里困住的人也全都是贺家的筹码。“你看好他就够了,外面有我。”

想到这,温俞俞挥了挥手,“我走了,相信你能处理好里面的事情的。”

“等这事了了,这游戏存不存在都不好说,你放心折腾吧。”说完就排了个竞技场没人影了。

贺洵有些好奇温俞俞这一趟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她不多陪陪你?”

“在这里当电灯泡?”司柠好笑地戳了戳他的肩膀,想到七星城的凉城主低声道,“她也有重要的人要守着。”

她这趟来是再次确认一番贺洵的身份罢了,但温俞俞最后那句话点醒了司柠。

与其在这里每天被玩家围观,不如想办法走出去。

因为和看客的多次合作,很轻易就再拿到一个【改头换面】的道具,让贺洵用了之后无法激活马甲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