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璃早就发现了她面前的食物有问题,所以此刻,她吃下去的都是正常的食物,而有毒的食物却已经摆在了瀛若和裳予的面前。

正可谓自作孽不可活。

幽璃本想着将她们早早的处理了,结果她们动作比她快,已经准备好了毒药,那就怪不得她了。

这就是所谓的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没什么不妥。

所以幽璃吃的很慢,感觉差不多了,突然捂住嘴巴咳了一下。

瀛若和裳予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但她们很快就压抑下内心的激动,毒药发作了!

皇上见幽璃不舒服,一下子就蹿到了她的近前,“这是怎么了?噎到了?”

“父皇,我……”幽璃继续咳嗽,突然从嘴里吐出一朵鲜红的花朵,“给你变个戏法,喜不喜欢?”

看到幽璃小脸上突然展开的笑容,皇上顿时一扫内心的担忧,舒了口气,“你这调皮的小猴子,吓死朕了,不过这戏法变得有趣得很,朕十分喜欢,比他们那些歌舞倒是有意思多了。”

一句话,皇上又成功让所有嫔妃娘娘和皇子公主都嫉妒上了幽璃。

幽璃也不在意,嫉妒也没用,又干不掉她。

“咳咳咳……”

这时,裳予突然也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倒是吸引了皇上的注意,抻长了脖子看过去。

“怎么?这是哪位皇儿也要学惠容公主给朕变戏法吗?”皇上明显不太高兴。

裳予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疼痛,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嘴里大口的开始喷血。

“皇兄!”瀛若惊慌失措的想要去搀扶裳予,结果她自己也顿感不适,咳嗽了起来。

“嘿!一个不够,竟然还两个人一起学起来了,东施效颦!”皇上怒了。

“三皇子吐血了,二公主也……吐血了!”

距离她们比较近的人大声喊了起来,顿时引来了一阵骚乱。

皇上闻言,这才走了过去,“谁让你们瞎学惠容,人家吐花,你们吐血,来人啊,宣太医!”

因为她们中的是剧毒,所以无药可解,只能等死。

皇家家宴上竟然出现了这种事情,自然要派人彻查。

结果查来查去,还真揪出了下毒之人,只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收买她的人竟然就是裳予。

这个在御书房当差的小宫女,受过瑾妃的恩惠,才会答应这么做,而且毒是下给惠容公主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中毒的会是裳予皇子和瀛若公主,所以愧对瑾妃,当场自尽了。

听到她们要害的的人惠容,皇上当时就急了。

还救什么救,直接埋了吧!

他气得发疯,那可是他的惠容小公主啊,他放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飞了的小公主啊!

敢动她一根头发,那都是在割他的腰子,还想要了她的命!

皇上大发雷霆,整个皇宫都差点被掀翻了。

幽璃看着发疯的老父亲,只能亲自出面安慰,“父皇是忘了我的乌鸦嘴吗?我坐下吃饭的时候就已经说过谁敢害我,就让他自食恶果,有了这句话,谁能伤得了我?”

“对对对,”皇上原地转了一圈,“以后你要常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才是。”

“父皇,我说一次就可以了。”幽璃解释。

“不行,万一帮你实现愿望的老神仙老糊涂了给忘记了怎么办?”皇上不放心了。

幽璃一下子破防了,扬起脑袋看向皇上,竟然点头答应了。

小团子两只小手手握在一起,满眼小星星。

转头,它就去给它的系统老爹发邮件去了:老爹,小团子好好想你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南山小说【nanshanxs.com】第一时间更新《快穿:戏精宿主每天都在作妖》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