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毓刚走,维持表象的平和就被打破了。

蔡仪中眼神极具攻击力的看向方浩,他直言道:

“二位也算是专业领域内的翘楚了,但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该讲的规矩咱们总不好破坏了,你们说呢?”

于建设满不在乎的龇着牙乐,他痞里痞气道:

“来的时候院长也没说让我们守什么规矩啊,难不成这医院是你说了算?”

蔡仪中面色不愉道:

“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可没这么说,院长不在这里,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

方浩走上前拍拍于建设的肩,示意他别闹事,而后客气道:

“蔡医师来的比我们早,在这医院也算是前辈了,我们若有做不到位的地方你不妨直说。”

他这话说的敞亮又大方,主动忽略了蔡仪中的不友好。

蔡仪中早知晓他不简单,倒也并未怵他,他声音沉稳道:

“这次两台手术同时进行,出结果后我希望落下风的在以后工作中能自觉退让。”

方浩眼神微眯,收起笑容道:

“一次手术不能代表什么,在常规工作中我们也并未妨碍到你,依照你这意思,我跟于哥岂不是只能坐办公室喝茶聊天了。”

蔡仪中抿了抿嘴唇,一脸平静道: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何必故意曲解。”

于建设双手抱胸,吊儿郎当道:“我们哪知道你什么意思,院长请我们过来,是要我们给患者解决病症替她分担工作压力的,你倒做主让我们吃空饷了。”

蔡仪中有些恼怒,“随你们怎么想,别事事跟我们争就行,若是吃相太难看别怪我不讲情面。”

于建设好笑的摇摇头,他无所谓道:

“也不知道是谁吃相难看,你有那闲心还是管好自己吧,除了院长没人有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真想装腔作势,等你当了科室主任了再来说。”

他说罢拉着方浩就往外走,方浩礼貌的与他们点头道别,然后跟着于建设一道出去了。

郭鹏飞一直没帮腔,待他们走后,蔡仪中不大高兴道:

“你怎么回事,方才也不知道跟我统一战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